王牌战士下载ios
報名導航
最新文章
當前位置: 首頁 > 代寫mba論文 >

刑事司法解釋主體二元化研究

發布日期:2018-12-03 瀏覽次數[] 文章來源:網絡整理

  二、刑事司法解釋主體二元化下的權力斗爭
  (一)二元解釋主體的權力意味
  當然,解釋主體二元化這一特征也并非純正,由于司法解釋的利益相關性,加上長期以來,我國的司法解釋受制于政治制度以及社會環境,實際上在很長時期內一直只不過是一種政策解釋,② 不同機關尤其是行政機關陸續參加了刑事司法解釋工作,成為刑事司法解釋的實際主體,造成了刑事司法解釋主體的多元化。
  刑事司法解釋主體二元化的背后是我國政治體制中對最高人民法院的定位,正是整個司法體制中相應機關的定位和權限規定造成了現有解釋體制的格式。憲法第127條規定,代寫畢業論文,最高人民法院是最高審判機關。“最高審判機關”與“最高司法機關”固然僅僅一詞之差,但致使其職權局限于審判事務,而無法延伸至所有的司法過程和事項。憲法第132條又規定,最高人民***是最高檢察機關。因此從國家權力的配置上看,每一司法權力的至上性都僅局限于本系統之內,兩者屬于同等機構,其權威并沒有等級之分,不存在著誰管轄誰的題目。只有在最高人民法院確立其在憲政體系中的地位,擺脫自己作為審判法院而非上訴法院的角色,才可能真正地來討論刑事司法解釋主體的一元化題目。目前的現實是:在傳統意義上,最高人民法院從來沒有取得過類似于上訴法院的最高司法權威的地位,盡管最高人民法院在最近幾年中也試圖強化自己的最高司法權威,但是司法體制的內在邏輯并非如此。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定位在歷來的憲法和人民法院組織法中都未曾改變,這一傳統也導致人們固有地形成了最高人民法院并非最高司法權威的看法。同時,由于檢察機關根據憲法第129條具有審判機關所沒有的法律監視職能,而法律監視職能又被以為屬于司法權的內容,并因此在所有訴訟程序中都規定了抗訴程序,審判機關的判決在理論上始終處于一種不穩定狀態,因而使得檢察機關實際上具有較之審判機關更大、更主動的對對方的制約權,固然這一權力的行使并不頻繁。

關鍵詞: 刑事司法解釋/解釋權力/解釋主體   刑事司法解釋權力的圖譜大致地可以描繪成縱橫交叉的兩種圖像,在橫向方面,表現為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的權力分配和斗爭,即所謂的刑事司法解釋權的主體題目。本文主要圍繞刑事司法解釋主體的二元化而展開論述。
  一、刑事司法解釋體制的二元化
  刑事司法解釋主體的二元化即指:按照決議規定,凡屬于法院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法令的題目,由最高人民法院進行解釋;凡屬于***檢察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法令的題目,由最高人民***進行解釋。解釋主體的二元化導致了解釋結論效力范圍的機構化,即在正式意義上,不同解釋主體的解釋結論僅僅在其所在的機構內有效,例如最高人民***的解釋僅僅對檢察系統具有約束力,反之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釋也僅僅對法院系統具有強制力。① 解釋主體二元化的邏輯條件是所涉及題目可以明確劃分為檢察工作和審判工作中的題目,但現實上,大部分題目都無法予以細致劃分,尤其在刑事司法領域,檢察工作中的題目很大程度上又都是審判工作中需要留意的題目,因而檢察解釋和審判解釋在很多題目上就可能發生重合,也因此會產生矛盾,因而解釋主體的二元化又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解釋結論分歧的表面化。現行司法解釋制度并沒有嘗試用正式的制度解決這樣一種分歧,除了在決議中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的解釋假如有原則性的分歧,報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或決定”。但是盡大多數的分歧并沒有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解釋,在檢察系統和審判系統之間,一方面仍然是各行其是,另一方面又通過一種非正式權力安排的默契加以解決,以避免檢法之間發生公然的沖突。
  刑事司法解釋通常是指最高司法機關在刑法適用過程中所作的解釋。刑事司法解釋主體存在著一個演變的過程。1955年6月2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解釋法律題目的決議》規定,凡關于審判過程中如何具體應用法律、法令的題目,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進行解釋,但對最高人民***的司法解釋權并沒有明文規定,直到1981年6月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加強法律解釋工作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的頒布。

上一篇:當代中國刑法體系功能研究——兼及系統論方法的運用 下一篇:民事審判監視程序若干題目研究

相關推薦

收縮
  • 身邊的論文專家
王牌战士下载ios